落寞

盛大的当年真心是相当辉煌,应该是互联网中捞金的先驱,多年来,盛大一直希望通过整合游戏、音乐、视频、文学和电影等多个业务,从而打造网络迪士尼的宏伟梦想,不过,去年开始,盛大离这个梦想越来越远。酷6暴力裁员事件不仅让盛大严重损失美誉度,也给盛大的衰落打下深深烙印。

财报显示,酷6营收仅及优酷同期11%,土豆同期21%。资本市场酷6股价一路下滑,最低时跌破1美元,截止8月3日,酷6股价为1.15美元,同期优酷股价15.71 美元,土豆为24.50美元。如今酷6市值仅为0.58亿美元,优酷市值17.90亿美元,土豆为6.95亿美元。

陈天桥说,酷6肯定会成中国最早盈利的视频公司。不过,视频行业并不认可。一位分析人士就指出,酷6早已从第一阵营滑落,丧失行业话语权。即便获得盈利,也只是不入流的小公司。

作为核心业务,盛大游戏过去一年多也一直处于调整中。一位盛大前高管透露,盛大核心利润来源仍是老牌的《传奇》系列游戏,在开源节流原则下,不少项目均被砍掉。业界盛传甚至盛大游戏引以为豪的《龙之谷》团队规模也大幅缩减,“原来用的是整层楼,现在没有几个人。”

去年负责《星辰变》项目的总裁凌海也被集团调回负责投资,并转到盛大资本,最终凌海选择创业。上述高管表示,“凌海是替罪羊。”不过,凌海在腾讯科技连线中表示自己已离开很长一段时间,不方便就此事表态。

实际上,盛大游戏旗下18基金也已基本停止投资。18基金负责人左玉龙也早已挂职而去。金酷CEO葛斌斌透露,18基金最主要的投资项目就是金酷游戏,金酷游戏最高峰时期有700人,纳入盛大游戏后,经过这一年多调整,只剩下100多人。“盛大裁员非一次性裁员,而是一个月一个月裁员。”

 创新

产品创新方面,盛大也是屡屡失败,甚至成为失败的代名词,砍掉的项目不计其数。一位创造者表示:“盛大做什么不可怕,有几个项目能成?我们最怕的是百度、腾讯涉足。”

是否还曾记得那个切客网,切客网CEO宋铮曾公开表示,盛大一直在寻找新应用。从商业价值判断的角度来讲,陈天桥是非常看好电子商务,尤其是基于移动互联网的电子商务。“陈天桥觉得是未来是一个蓝海,他是把这个希望寄托在切客身上了,也非常支持切客。”

这一在盛大内部可与盛大游戏、盛大文学并列,并单独成立子公司的项目最终因没有抓到合适方向,被打入冷宫,消失了差不多一年。宋铮最后一系列公开亮相,甚至有点像落单大雁的阵阵哀鸣,他曾欲引入外部投资挽救切客网的命运,不过,最终功败垂成。

略显讽刺的是,宋铮在接受腾讯科技采访时还曾表示,盛大对切客网的投入一直非常顺利,并未受利润下降的影响。实际上,据腾讯科技了解,这一年多切客网进行了非常大的调整,获得的资源大幅减少,陈天桥无疑狠狠打了宋铮“一嘴巴”。

 人才

此外,陈天桥一直说很重视人才。“到硅谷来,哪怕我再不愿意飞都不能够回避,因为这是所有做IT人都必须要来的圣地”,陈天桥说盛大游戏上市后主要工作就是寻找人才。过去几年中盛大有成绩、也有经验教训,“最后我发现,所有的竞争其实都是人才的竞争”。

让陈天桥引以为豪的是,盛大创新院的规模已经超过400人,设立了几十个项目,覆盖近40个专业领域,主要专注于云计算、无线互联网、物联网、虚拟现实以及人工智能等领域研发。

不过,在过去一年多时间,盛大恰恰是高管离职最多的互联网公司。那些明星创业者及经理人都曾齐聚在陈天桥麾下,包括酷6创始人李善友、点点网创始人许朝军(盛大游戏总裁凌海、盛大在线副总裁边江、金酷CEO葛斌斌,这些人都曾经在盛大奋斗,又都离开。很多人很多创业后不仅不选择陈天桥的投资,甚至还与陈天桥对薄公堂。

 其中,电子书锦书项目发展也并不如人意。一位盛大员工抱怨说,“桥哥喜欢找聪明人来带项目,但信任度又往往不够,不仅自己事无巨细都听汇报,锦书项目从亚马逊挖来高管何刚,但还派来盛大在线的首席安全官季昕华来一起管,不任命谁是一把手。现在何总、季总都离开了。预算也大砍,摊子铺大了,就只能拖着。"

盛大内部流传的说法是,人员走马灯似的变化,唯一没有变化的是对陈天桥思路的绝对服从。一位盛大员工向腾讯科技表示,有那个“皇上”在那里,高管获得的授权很少,施展不开。也有盛大员工口头禅是:“也许我不懂业务,但我最懂桥哥。”

一名熟悉陈天桥的人士透露,盛大是陈天桥一个人的盛大。所有在盛大的职业经理人都必须在这个框里面,带着镣铐跳舞。在陈天桥眼里,模式最重要。只有懂得意图的“明白人”才能获得提升。比如现任酷6网CEO施喻、边锋总裁诸葛辉,很难说对现业务精通,但因为是圈内人获得陈天桥重用。

但陈天桥并不认可这样的说法。他曾说,最近有很多竞争对手写的文章,动辄就说从某某离职员工的嘴里知道盛大某某不好的事情,在他们的眼睛里面似乎认为,只要这个人离开盛大他就是恨盛大,恨陈天桥,“但是我相信只要在盛大一天,盛大人心里面装的对公司和事业的感情,对同事之间的爱,对我们未来这个梦想的执着就没有一天改变。”

不过,一位业内人士指出,当外界这么多舆论矛盾都指向陈天桥时,陈天桥是否需要反思,在制定策略和实际执行之间,是否应该给高管更多自由空间?这么多人离职、盛大这么多项目不被看好背后,是不是公司管理真出了问题?难道只有创新院里面的才是人才?

前景

如今的盛大,陈天桥提出“三横三纵”策略。盛大要将文学打造成继游戏后的另一支柱型产业,预计今年收入将超10亿元,利润1亿元;酷6有扭亏可能;盛大游戏收入有望打破十亿大关;盛大在线被也分拆为盛付通、盛大云和广告公司。盛大发展显得更思路明朗。尽管并非盛大的巅峰时代,但陈天桥认为“开始有点点跟想象的盛大比较接近了。”

与外界质疑声一片不一致的是,依然有部分盛大员工对公司表示看好。一位盛大中层对腾讯科技表示,盛大其实根本不是外界想象的那样糟糕,运转非常正常,员工也充满干劲,可能少数员工因为KPI等原因离开,但总体来说,运营非常健康,“比如盛大游戏做了很多公益的事情,文学维护版权,这些都是很有益处。”

另一位盛大员工表示,除看到施喻出任酷6网CEO、诸葛辉出任边锋总裁和诸多高管离职外,也应该看到还有很多优秀的人才加盟。比如盛大在线联席CEO和盛大美国创新院院长Tuoc Luong,再比如来自谷歌(微博)的刘文博今年5月初出任盛大云CEO。

前盛大在线副总裁边江认为,现在是盛大最好的状态,旗下游戏收入相对稳定、文学有起色、酷6走向正轨,边锋、浩方等资产卖出不错价格。此外,盛大对业务进行重新梳理规划,很多新业务如做手机不管做得好不好,都是在原来做电子书基础上延伸。

“我和盛大的人有过接触,他们现在的精神状态也都不错。”边江认为,陈天桥更脚踏实地,此前每次想法很大,但是不是进入了死胡同,具体怎样执行下去都值得怀疑。

资深媒体人程苓峰指出,陈天桥是聪明人,盛大离职了这么多中高层员工,陈天桥一定会反思,并对症下药。相信未来3年盛大会比现在更好,因为盛大依然有资金、有时间。程苓峰说,大家以前都质疑张朝阳,如今畅游上市,搜狗、搜狐视频快速发展,谁还质疑他。互联网只要抓住一次机会就足够。“陈天桥心态太高,只要放低心态,再做一番成就不难。"

资深经理人王冠雄认为,陈天桥是中国互联网罕见的战略家,在网游时代甚至曾独立做出一条产业链。但业界也公认,盛大相对缺乏优秀的产品基因。自<<传奇>>之后,从原创网游到盒子、锦书,盛大很少拿出过受市场欢迎的一流产品。而归根结底产品是互联网公司的驱动力。

有理论指出,“所谓战略,就是你能够看到敌人看不到的地方。所谓战术,就是你与敌人都能够看见的地方。”以往盛大足以凭战略优势“以时间换空间”,但在快时代的今天,先发优势已被大大缩短,这就意味着需要更出色的战术执行力和团队。

王冠雄指出,盛大的过去是游戏,盛大的现在是文学,盛大的未来可能是盛大广告(包括直销平台在内的精准展示广告平台,该平台基于点击效果付费)。王冠雄对盛大的未来自己依然谨慎看好,称因为陈天桥最近露面中气色不错,创始人的心,永远是企业最重要的因素。

谢文则给盛大泼了点冷水。他指出不管是当初的网络游戏概念上市、迪斯尼帝国与盒子、免费游戏、还是三纵三横战略都是扯淡。盛大私有化后其高科技企业形象和家族式作坊模式完全背离,如果不遵守现代规则,不创新不紧跟互联网潮流,盛大会很快滑落。

 

自由转载,转载请注明: 转载自WEB开发笔记 www.chhua.com

本文链接地址: 盛大落寞—创新、人才、前景 http://www.chhua.com/web-note3256

随机笔记

更多